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盤和林:完善我國養老金體系 "開源"更為重要


2019年年初,財政部、人社部聯合發布調整基本養老金的通知,表示將會在2019年繼續統一調整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總體將會上調5%左右。截至目前,全國各省份2019年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調整方案均已公布,部分地區已經出臺落實措施并調整完畢。 

自從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金一直保持著上漲的趨勢,如果算上今年,基本養老金已經保持連續十五年上漲,且有十年的漲幅都保持在10%左右。其中,在2006年漲幅最大,達到了23.7%。但是到2016年,養老金的漲幅卻下跌至6.5%,2017年為5.5%,2018年為5%,今年也基本維持在5%左右。

  雖說各省份關于養老金調整的標準和方法的細則存在著地區性差異,不過養老金總體5%的上漲幅度也引發了公眾的討論。為何養老金能夠保持15年連漲,但是漲幅卻越來越小呢。

  關于養老金的連年上漲,其實主要有政策與社會現實兩方面的原因。根據《社會保險法》第二章第十八條的規定,“國家建立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根據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物價上漲情況,適時提高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水平”。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不斷提高,居民人均收入和物價水平均有一定幅度的上漲,平均工資在近年的上漲幅度甚至超過兩位數。作為曾經為國家經濟建設作出貢獻的退休人員,適度為其上調基本養老金,一則可以避免退休人員不會因物價上漲過多降低自身的生活質量,二則也可以讓退休人員可以享受到國家經濟持續發展的成果,有利于社會和諧穩定。

  至于養老金漲幅越來越小,則主要是因為我國經濟如今正處于增速換擋的關鍵階段,正在完成由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轉換。雖然養老金的上調比例隨著經濟增速的放緩而有所降低,但是從長遠來看,實現高質量發展對于國家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有著極為重要的正面作用。

  另一方面,伴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現象的加重以及人均壽命的增長,當前養老金體系的贍養率也在不斷增加。也就是說,領取養老金人數相對增加,但繳納養老金人數卻在相對減少。所以適當地減少養老金上漲比例,有利于減輕當前我國養老金體系所存在的結構風險。

  由于老齡化現象加重帶來的養老金負擔則是我國當前養老金體系不得不面對的難題。通過降低養老金漲速來“節流”自然能夠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想要徹底解決此問題,進行“開源”則更為重要。

  縱觀我國養老金體系的結構,屬于第一支柱的基本養老金規模在2018年達到了5.8萬億元,占GDP總額的6.4%,而作為第二支柱的企業年金僅為1.48萬億元,作為第三支柱的商業養老保險在我國國內發展幾乎處于空白階段。美國等發達國家的養老金體系多以第二支柱為主、第三支柱為輔。相比而言,我國基本養老險在整個養老金體系中占比超過80%不僅使得政府養老負擔越來越重,也加深了養老金體系的結構風險。

  面對我國愈發嚴峻的老齡化趨勢,想要保持養老金體系發展的可持續性,應當借鑒發達國家養老金體系發展的成功經驗,結合我國實際國情,對養老金結構逐漸進行調整。企業年金可以作為下一階段養老金體系建設的重點。當前我國企業年金的建立存在著條件較為嚴苛的問題,導致大量的中小企業被排除在外。另外,覆蓋范圍小、參與門檻高也是制約我國企業年金發展的重要阻礙。因此,企業年金制度亟待改進與完善。

  此外,根據發達國家的企業年金繳納與運作的成功經驗,企業年金在繳納之后并非直接存入賬戶,而是在資本市場中由優秀的基金經理進行管理運作。2018年6月,我國證監會也公布了《養老目標證券投資基金指引(試行)》,以追求養老資產的長期穩健增值為目的,鼓勵投資人長期持有,采用成熟的資產配置策略,合理控制投資組合波動風險。

養老金入市趨勢也逐漸明朗。不過,鑒于目前我國資本市場尚未完全成熟,這就對于基金運營提出了較高的要求,也將會倒逼我國資本市場發展。長遠來說,養老金入市并由優秀的基金經理進行運作對于保護投資者利益,實現資產保值增值都有著積極的意義。

   (作者:盤和林,系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

(來源:中國網)

責任編輯:王君寧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黑龙江时时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