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從仿制到發力基礎研究、源頭創新 深圳打造全球“創新創業創意之都”


科技創新,是深圳建設標桿城市的一張重要名片。

而40年前,深圳科技資源幾乎為零,沒有一所大學,沒有一家科研院所;40年后的今天,深圳的5G技術領先全球,超材料、基因測序、石墨烯太赫茲芯片、柔性顯示、新能源汽車、無人機等科技創新領域處于世界前列。深圳的科創從市場起步,走出了一條從無到有的道路。

華為、騰訊、大疆……40年間,從“三來一補”到粵港澳大灣區時代努力打造國際科創中心,深圳高新技術企業從2008年的395家增長至現在的14415家,增加了35倍,近5年來復合增長率超過30%,僅2018年就新增了3185家。而2018年,深圳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達8296.63億元,同比增長12.73%。

發源

從仿制創新走向自主創新

華強北走出50個億萬富翁,孕育了一批科創標桿企業

美國當地時間9月10日早上10點,在加州的喬布斯劇場,蘋果公司正舉行一場發布會,推出三款新手機:iPhone 11 Pro、iPhone 11 Pro Max和iPhone 11。而南都記者注意到,早在數月前,就已經有蘋果真機iPhone 11登陸華強北的傳言。

在改革開放之初,部分企業仿制國外的熱銷產品,華強北這條街也曾一度因為生產銷售蘋果的高仿機而為眾人所知每年蘋果新產品上市,華強北的商家聞風而動,往往能通過仿制蘋果手機而大賺一筆。

華強北,是位于深圳福田區的一個商業街區,長不過兩公里,以電子產品生產銷售為主,被稱為“中國電子第一街”。其生產銷售的高仿機和改裝機,是深圳仿制創新的一個縮影,科技創新的力量正是崛起于這市井間。

在過往的十幾年時間里,華強北的仿制品中包括MP3、U盤、路由器和手機等電子產品,很多被深圳企業選中的產品,背靠中國龐大的市場,以及深圳對外開放的優勢,很快發展成世界級的產業。而在仿制的過程中,華強北也在發生質變。

“仿造的手機通常會有些出乎意料的功能,比如正品沒有的攝像頭、額外的插口、不常見的連接口等,正規廠商們無法滿足的要求,山寨產商們都滿足了。”諾基亞前資深戰略分析師簡·奇普蔡斯在一次接受媒體采訪說道。

在奇普蔡斯看來,山寨文化不是簡單的復制,而是一種“腦洞”大開的“微創新”,制造出細微差異,挑戰他已有的認知,改變他對世界的看法。

“深圳企業很早就有品牌意識,你可以說他們造的是山寨貨,但你不能說那是假貨。”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經管學院教授唐杰表示,他曾在深圳擔任副市長一職。在他看來,模仿是后進國家正常的發展路徑選擇,深圳當年把模仿叫“山寨”,深圳人自嘲說什么叫“山寨”,就是“Made in Shenzhen”。

如今,華強北的業態正在發生變化,從過去單一的電子零配件批發市場轉型成以電子市場為主的綜合商業街區,同時非常多創客空間悄然誕生。華強北賽格眾創空間總經理陳鍔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基于華強北強大的電子零配件產業鏈,在華強北組裝一部手機不用一天的時間,而這也正是華強北做創客空間、孵化創新創業的優勢所在。

據不完全統計,華強北至少走出了50個億萬富翁,也孕育了騰訊、大疆、神舟電腦、同洲電子等一批在國內響當當的企業,如今這些企業大多已是業內標桿。“華強北背后實質是深圳的一套市場化機制,自由進出,有模仿,也有消化吸收,逐步有創新,再在某些領域走到前沿。”經濟學家樊綱表示。

發展

擁有完善產業鏈支撐

實現從0到1的創新,企業能迅速完成從1到10的發展

大疆首席執行官汪滔曾就讀于香港科技大學,2006年,他在求學期間創立公司,如今他的公司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無人機制造商。汪滔曾被問起:大疆會不會回香港?他坦言,大疆離不開深圳,因為香港不具備深圳這樣發達的分工配套條件,深圳大概有世界上最好的硬件創新環境。

汪滔回憶創業之初選擇深圳,因為這里寬容失敗,鼓勵創新。同時,深圳已具備了完善的產業鏈,融入了全球消費市場,并且培養了大量的科技人才。

基于深圳完善的產業鏈,大疆起步階段只做創新研發,生產制造則通過招標,每一個組件、模塊、零部件等,都能吸引到5到10個甚至更多的公司競標。

完善的產業鏈是支撐深圳企業創新創業的關鍵。以大疆為例,實現了從0到1的創新突破,一旦產品試產、試銷售,受到市場歡迎,就能迅速走量,完成從1到10的發展。如今,走進華強北的商場,常常能看到無人機騰空而起,商家賣力兜售自己的產品。

此外,注重產學研深度融合也是深圳科創的顯著特征。成立于2015年的深圳市碳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向南都記者介紹,通過與國內外高校、科研機構建立合作關系,共同進行基礎性、前沿性的科研項目研究,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數字生命研究院,成為首批深圳市“十大基礎研究機構”之一。

如今,得益于深圳的科創沃土,華為、騰訊、大疆、優必選、比亞迪等一批科創企業,成長為蒼天大樹,也在源源不斷地為深圳注入科創活力。深圳市長陳如桂表示,深圳已經成為“中國最具創新力的城市”,在全球創新體系中的地位不斷提升。

發光

科創地標已遍地開花

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逝者如斯夫,若將時間的標尺卡在改革開放40年間,其流逝猶如日晷上投下的一束光影,看似了無痕跡,轉瞬間已是物轉星移。深圳的科創地標,也已從華強北逐漸擴散,乃至轉移。

如今,深圳各區都有自己的科創地標,產業園區、高新園區遍地開花。打開一張深圳的科創地圖,深圳發力源頭創新,正重點建設一批基礎研究領域的重大基礎設施:6家國家重點實驗室、2個省級實驗室、10家諾獎實驗室,同時圍繞第三代半導體、人工智能、大數據、清潔能源、腦科學、合成生物學等前沿領域,新設基礎研究機構10家,總數達到13家。

今年8月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支持深圳強化產學研深度融合的創新優勢,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在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中發揮關鍵作用。

今年5月,首屆粵港澳大灣區媒體峰會在廣州舉行,會上透露出一個重磅信號,深圳正在規劃建設三座城:光明科學城+西麗湖科教城+深港合作區。而這3個地方,將成為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的主陣地。

在光明科學城,6個大科學裝置中的腦模擬與腦解析、合成生物研究兩大裝置,材料基因組、空間引力波探測、空間環境與物質作用研究、精準醫學影像等大科學裝置,已經正式動工建設。在光明科學城99平方公里的畫卷上,深圳正謀劃建設一座以“科學+城市+產業”的新城。值得一提的是,光明科學城處在“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的節點上,是國家推動科技強國戰略的南部核心引擎。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認為,深圳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主體的創新體系展現了非常旺盛的活力和動力。然而,長期以來深圳缺乏國家級的重大科研裝置和設施布局。在外界看來,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于深圳而言,是其產業轉型升級,邁入源頭創新的新臺階。

“深圳的科研創新主要是企業在做,這樣的話就會使得深圳的科技成果轉化力量很強大,在這個方面全國沒有一個城市能與深圳相比。”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旅游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認為,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深圳最大的優勢在于多年來積累的國際化窗口、市場化的基礎動能以及結合緊密的科研創新型企業。

發力

夯實基礎研究 加強源頭創新

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

謀劃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落地,是深圳強基礎、補短板的一種體現。有分析認為,一直以來,深圳在基礎研究領域比較薄弱,被視為其科技創新的短板。

《意見》強調深圳要建設高質量發展高地。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在構建高質量發展的體制機制上走在全國前列。

“創新”是這份重磅文件的關鍵詞,其同類表述有:產業創新能力世界一流、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成為競爭力、創新力、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

而就在《意見》發布的6個月前,中央還印發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簡稱《綱要》),將深圳定為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之一,強調“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布局基礎科研,源頭創新活水來。深圳副市長王立新表示,深圳不斷真金白銀投入到基礎研究,每年拿出三分之一的財政科技專項資金用于基礎研究,過往深圳以4個90%著稱,研究人員、研發資金、研發成果、研發機構主要在企業,政府主要支持成果的轉化和產業的發展,較少投入到技術研究當中。如今政策已經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希望通過基礎研究機構的成立,能夠吸引全球科學家。

數據顯示,2018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超1000億元,占GDP比重4.2%,PCT國際專利申請量在全國大中型城市獲得15年連冠。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深圳今年40歲了,從邊陲的小漁村,邁向全球標桿城市,走過“三來一補”、仿制創新到源頭創新,放眼前路,四十明辨而不惑。

觀察

科創產業鏈亟待完善

解決“缺芯少魂”問題

在蘋果今年9月的新品發布會上,蘋果首次拿出華為進行對比。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若將時間的尺度拉伸至新中國成立以來70年間,中國的科技創新從最開始的跟隨、追趕,到如今在部分領域如5G技術,以華為為代表的公司已經實現了全球領先。

然而,深圳作為全國電子信息產業重鎮,主要優勢集中于終端產品和應用軟件,“缺芯少魂”問題仍比較突出,芯片、操作系統、數據庫等關鍵核心技術長期以來受制于人,深圳市的政府官員在多個場合表示要補齊產業鏈的短板。

今年9月2日,深圳市政府和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舉行全國鯤鵬產業示范區戰略合作簽約儀式。發揮深圳的區位、產業及政策資源優勢,以及華為的科技、生態及創新資源優勢,將深圳建設成為產業生態完善、核心技術領先、應用場景豐富、產業競爭力強的全國鯤鵬產業示范區,全力打造全國乃至全球的鯤鵬生態體系總部基地。此舉的關鍵在于解決我國科技創新產業鏈上“缺芯少魂”的問題。

而近年來,深圳的科技創新,討論最多的還是基礎科研。廣東省社科院產業經濟研究所所長向曉梅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指出,深圳是一座新興的城市,整體的教育資源和科研資源相比一些中心城市、省會城市,會弱一些。“深圳的科研,以前是以產業發展拉動的應用研究為主,最近在補基礎研究的短板,實際上這有利于深圳未來的可持續發展和產業競爭力的提升。”

她認為,深圳的優勢,是其科研成果的轉化能力和產業的配套能力十分突出,如今要更進一步,夯實基礎研究,將來在新一輪科技革命中通過科技成果的轉化,去引領新興產業的成長。此外,也有觀點指出,深圳基礎研究項目設置有待優化、評價體系仍不健全,在基礎研究載體、平臺建設和人才培養方面仍需加力。

今年7月初,深圳印發《深圳市科技計劃管理改革方案》(簡稱“科改22條”),在優化科技計劃體系等六個方面提出22條改革舉措,涉及科研資金、“知識價值分配機制”等改革,進一步給科技創新松綁。

 (來源:南方都市報)

責任編輯:韓旭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黑龙江时时开奖时间